theHappening.jpg 若單純是災難片的話,那倒是還好,但帶有驚悚味的災難法,就不太合胃口了,導演也很擅長揉捏這些元素吧,就像之前的「靈異第六感」,小男孩被子裡忽然出現的鬼也真讓我倒抽一口氣,唉唉唉,我還是不太適合這些有嚇人成份的電影吧。=_=

片裡的蜜蜂理論和那奇怪的大自然反撲好像也連不太起來,故事一點一點的被拼湊起來,很引人好奇,然後也很像Lost,線索很多,答案很少,而且好像全世界的科學家就剩下男主角一人,就像靈異第六感那樣只剩下威利先生在撐著,就靠著一個人來解謎,不知道是因為角色的社會地位太弱的關係以致於研究這些東東都得靠一個人思索面對,而不像明天過後那樣有龐大的資源,大概也是這些災難,嚴格說也只能算是區域性的災難吧,新聞報了一堆,甚至還有對談節目討論,但都還沒到需要總統出來慢半拍的宣佈的橋段,總統和警察,在電影永遠都慢半拍,不過,實際上也是這樣喔。

另外想到的是毀滅倒數,比較起來,片中死掉的人規模弄的不是太大,發生在公園然後延伸到郊區,理應在繁忙的城市中充滿了屍體、救援、哀號那樣吧,應該可以多一點的緊張感,我想可能是導演處理的偏好吧,比較喜歡點到即可那樣,讓臨演都有多點機會演出一小段,即使那自殺的OL最後特寫最多是在腳上。

另外倒是覺得朱立安死得太快了,如果先遇見他老婆在一起中標然後掛掉,應該會更淒涼,但倒也輕鬆的少使用到了一個演員吧,我想他大概也知道回去找是凶多吉少吧,無論是他或他老婆,但災難片中總是需要有點犧牲者吧,讓故事有點張力,不過實際生活中似乎也是這樣。

對於死亡的特寫,導演也提供很多樣的點子,一開始的插脖子、墜樓、警察與路人自殺、朱利安撿起地上的玻璃割腕,在郊外利用槍聲來看觀眾產生畫面、遠鏡頭看著人被割草機輾過、一些調在樹上的靜態屍體、兩個吃錯藥的小男孩接連被爆身與爆頭、老屋主循著房屋四周窗戶敲撞。看到了各種年齡的死亡,各種戲劇性的死亡方式,多半是慢速的,像是用被不是很高明的bug侵入腦袋,想著怎麼透過腦子來操作人類身體然後自我了斷那樣,我想那張力也因為慢速而被放大許多。

謎團的好處應該也是愛怎麼解釋都行,可以看起來像什麼什麼但其實一點也不是,加上也許要避免觀眾對於許多種災難驚悚模式的刻板印象,我想也不是這麼容易處理吧。只是覺得僥倖存活的男女主角或者路人,還真的很僥倖哩。

mirro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