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來說也是一曲很有療癒效果的曲子,聽著聽著,就彷彿要騰空,飄進雲端那樣,也跟著等登登、等登登踏著拍子。又或者老是出現一隻小企鵝在冰上走阿走的畫面,但這可能和某古老遊戲比較有關。總之比療癒性比普拿疼快多了,也比聽笑話有效多了。

不過,我也是一直把這曲當成史特勞斯作品的那種人,又或者也覺得應該跟維也納也脫不了關係,但是,原來是作曲家是墨西哥裔的約文帝諾·羅薩斯(Juventino Rosas),保證下次還是記不起來耶 囧(記「羅薩斯」就好了),不過曲子叫做水波圓舞曲,這應該就好記多了。

mirro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