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又最後一週了,好像過得很快,也又很慢的感覺。五月有涼涼的天,也有熱死人的日頭。好像很忙,也有很閒的時候。好像有些健康指數又拉警報,有些又慢慢正常。家人有人病倒,自己也病倒,然後又慢慢好起來,但每次好起來,就好像沒再像之前完整那樣。跑了幾天醫院,也過了幾夜,實在不常去醫院阿(當然還是少去的好),如果不是因為生病或工作,其實醫院的寧靜還是挺好的,也不要太多藥水味,或是隔壁床規律的呼吸器聲(不知道醒來了沒)。

不過阿,萬芳醫院的小護士真的很nice,真的要誇讚一下,不管白天或晚班都元氣滿滿活力充沛阿,醫師也是很認真啦,大多都很年輕,也很認真啦,像是要把整個課本的QA全部過一遍那樣,不過阿,虛弱的病人經歷這樣QA,感覺又更虛弱了耶,另外在午夜十二點聽MRI報告好像也很驚悚哦,雖然是好消息,但是一早起來聽感覺應該比較好喔?

然後週末就很端午的樣子,還沒吃到粽子,不知道週末河堤又一堆活動,然後整個交通兵荒馬亂,不過,現在比較兵荒馬亂的應該是稅還沒報吧 = =a 其實也沒這麼兵荒馬亂,只是製造一下緊張感。

到現在西瓜也吃不少了,當季水果果然便宜又大碗,水果攤也都主打西瓜了,市區裡也長看見小蜜蜂西瓜車,四處兜售,這時就比較少聽到修理玻璃或賣衛生紙的了,(正好聽到許哲佩的滴滴滴,挺好聽的,雖然天氣熱的要死)彷彿這時候玻璃就比較不容易破以及大家也比較不缺衛生紙一樣。

前幾天翻出了陳年的High月刊給表妹看一下,大概留有二十來本吧,看起來整個刊物生命沒超過三歲就掛了,大多是1995-1996的,沒想到一沒丟,就放了十幾年,然後期間就也沒看過編輯成這樣的本土漫畫刊物了,而之後呢?看起來是不太容易吧。

mirro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