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其實,對於導演本身與故事中的導演,以及那些電影本身的歷史背景,自己實在懂得很少阿。雖然時常聽到史柯西斯但一時卻連結不起來相關作品,透過查詢才知道原來神鬼玩家(The Aviator)也是出自其手,以及四海好傢伙(Goodfellas),四海這片還算是無意間從第四台看見,有意無意的就一直看下去,零星幾片的共通心得,應該是覺得馬汀的說故事實在是很有魅力。更早的一部計程車司機,則是更早以前的記憶,也是透過推薦看過,而計程車與四海兩片又恰好記錄了勞伯迪尼諾年輕與中老年時的風采阿,回想起來還是很有滋味。

所以這片自己看的角度也很膚淺阿 XD 比較像是單純看人家說故事,欣賞影片華麗優美的特效與美術,認識梅里葉這樣一位導演一生的故事,覺得蘋果旗艦店大概靈感跟那間製片廠有點關係,以及前陣子水管頗紅的聒噪橘子也蠻像那枚月亮,與電影成為造夢工廠的概念,以時間的距離看來,也就不得不被佩服梅導演有這麼先驅的觀點阿。

也許一般人也沒有梅導演這麼好的天才,但或多或少也會有自己擅長的部份,是不是有時心境上也像梅導演一樣,被那樣的過去痛苦的記憶給困住了,非常憤怒的困住了,成為禁區,周遭的人也不敢多提,甚至在那方面也被認定已故,但矛盾的又同時自己保存著一些過去的片段,其實始終也一直保持著那一點點小火苗,直至被親愛的人、景仰的人、以及追尋答案的心靈帶領出來走出困境,擊退悲傷,消滅憤怒,誠心的感謝,慢慢讓笑顏浮在臉上,再次投入那些熟悉的領域,再次輝煌也許也不一定,但起碼會讓自己感受更完整吧。

, ,

mirro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